男性也會得乳腺癌,而且死亡率比女性還高

發布時間: 2019-10-17 08:36:41 來源: 新浪科技綜合 欄目: 科技新聞 點擊:

乳腺癌并不是女性的“專屬疾病”。盡管男性發病率大約只有十萬分之一,但一項來自 JAMA Oncology 的最新調查顯示,2004-2014 年間美國男性乳腺癌患者的總生存率為 45.8%,明顯低于女性的 60.4% 。是時候關心一下男同胞了。

來源:公眾號“DrWhy”

乳腺癌并不是女性的“專屬疾病”。盡管男性發病率大約只有十萬分之一,但一項來自 JAMA Oncology 的最新調查顯示,2004-2014 年間美國男性乳腺癌患者的總生存率為 45.8%,明顯低于女性的 60.4% 。是時候關心一下男同胞了。

威廉·凱斯利(William Caisley)在退休前曾是美國巡回法院的一位法官。他酷愛運動,最喜歡游泳,每周能游 4 英里。得益于此,他的身體狀況一直都非常好。

只是在 67 歲這一年的春天,一次體檢打破了他和妻子瑪麗(Mary)的平靜生活,讓他走上了漫長的抗癌之路[1]。他患上的是一種在男性中很罕見但在女性中卻很常見的癌癥——乳腺癌。

William Caisley[1] William Caisley[1]

體檢時的意外發現

2006 年的春天,威廉像往年一樣去做體檢。在一系列檢查之后,威廉坐到了邁克爾醫生面前,醫生告訴他體檢結果一切正常,并詢問他有沒有感覺自己身體哪里不舒服。

威廉想了一下回答,除了左側乳頭下方有一個小腫塊外,其他一切正常。

觸診過后,邁克爾醫生很樂觀地告訴威廉:不用擔心,男人一般是不會得乳腺癌的。但安全起見,邁克爾醫生還是建議他做個超聲檢測。

這一檢測,結果似乎很不妙。盡管還不能斷定威廉得了乳腺癌,但是邁克爾醫生建議威廉最好是把那個小腫塊做手術切了去。

 男性乳腺癌患者Bret Miller手術后。圖片來源:Bret Miller | malebreastcancercoalition.org 男性乳腺癌患者Bret Miller手術后。圖片來源:Bret Miller | malebreastcancercoalition.org

威廉有點不敢相信,所以他又去咨詢了一位外科醫生理查德。這位醫生在觸診時,也能明顯感覺到腫塊。跟體檢時醫生給出的答復一樣,理查德也讓威廉放寬心,同時建議在門診做個小手術切除腫塊。

威廉一聽是門診手術,不用住院,便欣然同意了。

2006 年 7 月 3 日,美國獨立日這一天,在理查德醫生的幫助下,威廉做了手術,切除了他左側乳頭下的腫塊。

不得不說,威廉真是個玩心很重的老爺爺。手術結束后,他非但沒有回家休養,還不顧妻子的阻攔和醫生的建議,纏著繃帶如約去參加了在一位律師朋友家舉行的獨立日聚會。

威廉和妻子瑪麗[2] 威廉和妻子瑪麗[2]

可是,接下來的病理結果卻讓威廉怎么也高興不起來了。理查德醫生告訴威廉,病理結果顯示切除的腫塊是惡性的,也就是說他得了乳腺癌。

十萬分之一的“大獎”

“為什么是我?!”威廉在確診乳腺癌后曾這樣問自己[2]。

要知道,在美國大約 111 個乳腺癌患者中才有 1 個男性患者。即使是近些年來男性乳腺癌的發病率比以往升高了不少,但美國 2011 年的男性乳腺癌發病率也不過是 1.43/10 萬[3]。

怎么就中了這十萬分之一的“大獎”呢?威廉心有不甘。

理查德醫生還告訴威廉,在門診手術時,腫瘤邊緣切除得不太完整,建議他最好采取左側改良乳房切除術及前哨淋巴結清掃術。

在自己左胸上劃個大口子?那么注重形象的威廉怎么能輕易同意呢。而且他自認為身體很健康,所以他一開始拒絕了乳房切除術,只是同意了采取前哨淋巴結清掃術。

好消息是,威廉的乳腺癌沒有淋巴結轉移。

再后來,威廉又咨詢了芝加哥的格拉迪沙爾醫生。這位醫生也贊同理查德醫生的建議,認為像威廉這種情況,最好進行左側改良乳房切除術。他還很熱心地向威廉推薦了另一位醫生,那位醫生也建議他趕緊做乳房切除術。

既然好幾位醫生都給出了相同的建議,威廉覺得自己不能再一意孤行了。他找到理查德醫生將左側乳房切除了,手術進行得很順利。

可此時,威廉又瘋狂了一把。他請求理查德醫生把引流管移除并把繃帶弄小些。理查德醫生起初并不同意,但在威廉軟磨硬泡下還是照做了。

于是,威廉又帶著妻子跑到了密歇根州度假去了。在密歇根湖畔釣魚、航行、游泳,體驗了一次非常不錯的度假療養。

最“閃亮”的人

在格拉迪沙爾醫生的建議下,威廉把自己的腫瘤組織送去實驗室做了檢測。檢測結果顯示,威廉攜帶 BRCA2 基因突變,一種常見的乳腺癌風險因素。這不但跟威廉的乳腺癌有關,在威廉確診乳腺癌之后的第 8 年,他 37 歲的女兒也確診了乳腺癌。檢測結果顯示,他女兒也攜帶 BRCA2 基因突變。所以,作為一名乳腺癌幸存者,威廉極力呼吁有 BRCA2 基因突變家族史的人定期檢查,不論男女。

美國 NCCN 指南推薦攜帶 BRCA 基因突變的男性應學會乳房自檢,并在 35 歲(攜帶BRCA1 基因突變者)或 45 歲(攜帶 BRCA2 基因突變者)開始,每年進行乳腺臨床檢查,同時考慮前列腺癌篩查[3]。

綜合實驗室各項檢測結果,醫生建議威廉采取化療。

當威廉度假回來后,他就開始了化療。每隔兩周輸液四次,每次輸液大約需要 3 個小時。其中的一種化療藥是多西他賽,這讓威廉開始脫發。

在化療期間,威廉還要忙著參加一場婚禮。那是一個周五晚上,威廉參加婚禮彩排時,頭發和胡須還是好好的,但是到家后就發現頭發和胡子開始脫落了。周六一早,威廉索性把殘存的那一點胡子和頭發都剃光了。當天下午威廉再去參加婚禮彩排時,新郎和新娘都認不出他來了,威廉多少有點尷尬。就這樣,他頂著明晃晃的光頭參加完了他們的婚禮。

然而,脫發還不是最糟糕的。隨著化療的進行,威廉的免疫力也開始下降,他開始發高燒、住院治療。由于找不到感染的原因,醫生只好放棄了化療。

在這之后,威廉又開始了 5 年的內分泌療法,每日服用他莫昔芬。醫生提醒他內分泌療法可能會出現潮熱等副作用。幸運地是,威廉沒有出現潮熱。他只是像別人每日服用維生素片那樣,“勤勤懇懇”地服用他莫昔芬。

前文提到過,威廉是個游泳愛好者。在乳房切除術一年后,威廉又在兩位醫生的幫助下,進行了乳房重建術。這讓他的左右胸部看起來差不多,所以他在穿上泳衣時就跟正常人沒什么兩樣,又可以開心地游泳了。

在眾多醫生的幫助下,威廉在確診乳腺癌后“健康”地過著自己的晚年生活。去年 12 月 19 日是威廉 79 歲生日,美國男性乳腺癌聯盟還專門為他發了條推特[4]。

 祝威廉生日快樂[4] 祝威廉生日快樂[4]

患上乳腺癌的威廉是很不幸的,但他又是幸運的,畢竟像他這么早發現早治療的男性乳腺癌患者并不多。

男性乳腺癌小科普

也許你會有這樣的疑問,為什么胸部平平的男性也會得乳腺癌呢?

原來,在人類胚胎發育的第四周,不論男女,在腋窩和腹股溝之間都會長出兩條乳嵴(mammary crests),人類的乳房就是在此基礎上發育而來的。

在第 6 周時,乳嵴退化、乳頭出現。也是在此時,男女開始顯現出差別。男性由于 Y 染色體的存在,睪酮開始發揮作用,胎兒開始長出男性的性器官,而乳房的發育停止,但卻保留了乳頭和乳腺[5]。所以,男性乳腺癌是有其解剖結構基礎的。

乳房發育示意圖,A中白線為乳嵴,B中白線為乳頭[5] 乳房發育示意圖,A中白線為乳嵴,B中白線為乳頭[5]

除了上文提到的 BRCA 基因突變外,輻射暴露也被認為是男性乳腺癌的風險因素。

一個最直接的證據就是日本長崎和廣島原子彈爆炸后,暴露于電離輻射的男性,乳腺癌發病率明顯升高。

2005 年,研究者分析了約 4.6 萬名日本男性在 1958 到 1998 年的健康數據。結果發現,未暴露于電離輻射的男性的乳腺癌發病率約為 0.5/10 萬人年,而暴露于電離輻射的男性乳腺癌發病率高達 1.8/10 萬人年[6]。

此外,還有一些特別的男性,即克氏綜合征(Klinefelter’s syndrome)患者,他們的性染色體為 XXY。由于性腺機能減退、睪酮水平低下,他們患乳腺癌的風險也比一般男性高[3]。

男性乳腺癌與女性乳腺癌在病理學特征上,也存在一些差別。

比如,大約只有 10% 的男性乳腺癌為原位導管癌。雖然小葉癌占女性浸潤性乳腺癌的約 12%,但這種亞型在男性乳腺癌中僅占 1% 左右[3]。

研究者分析了 1483 名男性乳腺癌患者的樣本發現,99% 的腫瘤為雌激素陽性(ER+),82% 為黃體酮受體陽性(PR+),97% 為雄激素受體陽性(AR+)。只有 9% 的腫瘤為 HER2+ 陽性[3]。

盡管男性不容易患乳腺癌,但是一旦患上乳腺癌,其死亡率往往要比女性乳腺癌的死亡率高。

這主要是由于公眾對于男性乳腺癌的認知較低,再加上缺乏篩查項目,男性乳腺癌患者在確診乳腺癌時,往往是晚期并且已經轉移到其他器官了。

男性乳腺癌還面臨著治療的窘境——其治療方法的改進靠的是女性乳腺患者臨床試驗結果的外推。因為,目前還沒有專門針對男性乳腺癌患者開展的治療方法的隨機試驗[3]。

未來乳腺癌治療的研究需要向更多的男性患者開放,以建立支持男性乳腺癌治療的證據基礎。

本文標題: 男性也會得乳腺癌,而且死亡率比女性還高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aizibingwang.com/science/201910-553872.html

如果認為本文對您有所幫助請贊助本站

支付寶掃一掃贊助微信掃一掃贊助

  •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
  • 微信掃一掃贊助
  • 聲明:凡注明"本站原創"的所有文字圖片等資料,版權均屬新都新聞網所有,歡迎轉載,但務請注明出處。
    《英雄聯盟》十周年與拳頭的新游戲們吳曉波前仆,羅振宇后繼
    Top 遂宁| 吉林长春| 鞍山| 恩施| 昌吉| 白银| 沧州| 邵阳| 普洱| 台北| 桂林| 伊犁| 蚌埠| 澳门澳门| 陵水| 仁怀| 大庆| 泉州| 绍兴| 淮南| 九江| 安庆| 靖江| 固原| 焦作| 葫芦岛| 赣州| 锡林郭勒| 柳州| 山南| 恩施| 长治| 灌云| 连云港| 株洲| 阜新| 吉林| 如皋| 湘潭| 咸宁| 商丘| 鸡西| 洛阳| 定安| 海南| 新疆乌鲁木齐| 包头| 武夷山| 西藏拉萨| 辽阳| 保山| 伊春| 阿坝| 长兴| 吉林| 济南| 博罗| 儋州| 濮阳| 南京| 鸡西| 仁怀| 广安| 百色| 宝应县| 常州| 常德| 厦门| 福建福州| 北海| 营口| 湖州| 邯郸| 迁安市| 鹤壁| 朔州| 芜湖| 衡水| 咸阳| 温州| 衡阳| 高雄| 茂名| 澳门澳门| 禹州| 金坛| 辽阳| 通辽| 遵义| 大庆| 阿拉尔| 丹东| 澳门澳门| 桓台| 南京| 莱芜| 扬中| 基隆| 吉林长春| 灌云| 博尔塔拉| 扬州| 保定| 东阳| 五家渠| 福建福州| 邵阳| 江苏苏州| 昆山| 博罗| 灌云| 泰州| 襄阳| 三明| 吉林| 宜都| 鹤壁| 阳春| 苍南| 徐州| 连云港| 宜昌| 景德镇| 陇南| 长葛| 吐鲁番| 浙江杭州| 金华| 马鞍山| 海丰| 寿光| 义乌| 淮南| 贵州贵阳| 泗洪| 马鞍山| 宣城| 西藏拉萨| 株洲| 延安| 萍乡| 乌兰察布| 铜川| 克孜勒苏| 浙江杭州| 贺州| 东海| 莆田| 资阳| 汉川| 和田| 眉山| 揭阳| 醴陵| 章丘| 秦皇岛| 台山| 保定| 阿拉尔| 驻马店| 钦州| 丽水| 定安| 鹤壁| 常州| 乐清| 湘西| 泰兴| 灌南| 盘锦| 包头| 凉山| 台北| 咸阳| 赵县| 基隆| 汕头| 临沧| 肇庆| 唐山| 西双版纳| 果洛| 巢湖| 如东| 锡林郭勒| 顺德| 锡林郭勒| 泸州| 朔州| 山东青岛| 永康| 黔东南| 上饶| 日土| 启东| 南阳| 潍坊| 浙江杭州| 澄迈| 仁怀| 阿里| 乳山| 永康| 辽宁沈阳| 文山| 乌兰察布| 阿里| 沛县| 高雄| 鹤壁| 陕西西安| 长治| 鸡西| 万宁| 曲靖| 安阳| 儋州| 仁怀| 霍邱| 唐山| 黑龙江哈尔滨| 邢台| 潍坊| 巴彦淖尔市| 义乌| 溧阳| 资阳| 商洛| 本溪| 无锡| 抚州| 南京| 乌兰察布| 仁怀| 昭通| 醴陵| 商丘| 汕头| 三河| 桓台| 保定| 义乌| 乌兰察布| 张家口| 章丘| 海东| 巴中| 灌南| 东台| 泸州| 阿拉善盟| 中卫| 醴陵| 海拉尔| 铁岭| 佳木斯| 邳州| 贺州| 揭阳| 陕西西安| 那曲| 和田| 鄂州| 张北| 铜陵| 洛阳| 汉中| 唐山| 昭通| 邵阳| 东台| 山西太原| 绥化| 新沂| 开封| 青海西宁| 章丘| 保山| 阿勒泰| 德宏| 大连| 甘肃兰州| 新余| 连云港| 五指山| 屯昌| 泸州| 淄博| 南通| 长兴| 荣成| 吴忠| 阿拉尔| 滁州| 德清| 茂名| 招远| 忻州| 常德| 文昌|